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自媒体

网通称南北拆分有后遗症运营商期盼全业务经

自媒体
来源: 作者: 2018-12-29 19:23:33

南方周末 葛清

“通过重组的方式形成3家实力相当的企业比较合理,三足鼎立才能形成充分有效的竞争,也避免了恶性竞争和重复建设。如果是两家的话,则可能会出现双寡头垄断的局面。”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国通副总经理朱立军向全国人大提交了《关于进一步深化电信体制改革的建议》(以下简称《建议》)。

这位在电信行业工作了37年,现年54岁的全国十届人大代表在《建议》中指出,在全球电信业百年未有的大变局下,传统业务持续下滑使固企业面临较大经营风险,目前中国电信市场面临严重的竞争格局失衡。同时,原中国电信“南北分拆”不平衡造成的影响也越来越明显。

由此,他建议加快实施电信行业重组,加快发放3G牌照,借此调整产业结构。同时,他在《建议》中呼吁国家政策尽快让电信运营商实现全业务经营,形成行业的对等、有效竞争。

2007年3月初,国资委发布《2006年规划发展工作回顾及2007年重点工作思路》,明确指出今年将促进电信企业重组。消息一出,引出各方遐想,业界对于3G前夕的电信业大重组更是翘首以待。最新的重组版本也不断被抛出。

3月14日,在“两会”代表所在驻地之一的万寿庄宾馆,朱立军接受了本报的专访。

南北分拆不利影响凸现

:您在《建议》中指出,原中国电信“南北拆分”不平衡造成的影响越来越明显。请问表现在哪些方面?

朱立军:2002年“南北分拆”主要目的,是希望打破垄断、引入竞争,形成两家实力大致相当的固公司,但实际拆分结果并不是这样。中国通的市场规模、收入规模远远不如中国电信,双方很难形成有效的竞争。

2002年南北分拆只是在长途骨干上三七开,中国电信占70%,中国通占30%。但是中国电信在北方没有自己的本地,中国通在南方也没有它的本地。本地这一块只好是各自筹建,于是造成大量的重复建设,各企业的设备利用率普遍不高。

突出表现在光纤上,一根光纤上就可以开上万条电路,但是光纤的利用率都不是很高。据不完全统计,2004年中国通和中国电信各项设备利用率仅达到50%-78%,各公司光纤的利用率只有30%左右。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通是否采取有关措施,比如最近市场盛传的,通出于自保,在市场竞争方面跟电信签署了合作或者停火协议?

朱立军:我们和中国电信签有合作协议,但是我们是为了更有效地利用双方在主导区域的资源。中国通主导北方,中国电信主导南方,两家主体运营商到非主体地方去拓展业务,如果双方又各建一个络的话,将造成极大的浪费,我们双方都不愿意那么做。适当控制双方非主导区域的投资,积存实力,一旦政策开放,我们都实现全业务经营的话,有了一些新的业务增长点的时候,我们便有一定的实力去冲锋陷阵。

实际上两家固运营商从初步的竞争到现在的合作,我们双方在市场竞争上都是比较冷静的。特别是在双方非主导的区域里面搞重复建设是没有意义的,我们更愿意用一些先进的、新的技术来拓展未来的新业务增长点。

“六合三”模式效果最优

:您在《建议》中指出通过行业重组的方式来解决电信企业大量的重复建设,您认为该如何重组呢?

朱立军:重组和3G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国家会考虑借发放3G牌照之机考虑重组的问题,同时会考虑如何在重组的基础上发3G牌照。

电信通信业最大的特点在于它是一个完整的络,以覆盖到每一个角落,如果这个络不完整,尽管有互联互通的政策,仍旧达不到理想状况。中国电信业现有运营商数量太多,如果要做大做强,就必须进行重组。

现有6家运营商,实力参差不齐。中国移动实力最强,中国联通虽然也经营移动业务,但是两张C和G都要投入和发展,经营相对比较难。中国电信、中国通、铁通、卫通则都没有移动业务。

国家不可能6家运行商都发3G牌照,这样会造成大幅度的重复建设。建一个全国的3G络,我们估算需要2000多亿元人民币,家家都去建的话,不合适。

我认为在发3G牌照之前,应当对产业结构做一些调整,然后通过产业升级的方式,做合理的重组。我的看法跟国资委的意见一致。国资委目前监管100多家企业,计划到2010年经过重组之后达到80到100家。电信业是一个大行业,必然也在重组之列。

我认为通过重组的方式形成3家实力相当的企业比较合理,三足鼎立才能形成充分有效的竞争,也避免了恶性竞争和重复建设。如果是两家的话,则可能会出现双寡头垄断的局面。

:目前各大电信运营商为重组和3G做了哪些准备?

朱立军:目前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产3G标准TD-SCDMA正在进行规模实验,已经扩大到10个城市。四大运营商都参与了这次的规模试验,其中中国移动试验的城市比较多。如果10个城市的实验都非常理想的话,那么TD-SCDMA技术标准肯定也要投放到市场上商用。从我们目前的实验情况来看,TD-SCDMA实验的结果没有颠覆性的问题,说明它是可以用的。

另外,四大运营商都已经做了3G络的整体规划,在哪个地方建站,在哪个地方建传输,哪个地方建机房都已经规划完毕。政策一旦宣布3G之前不重组,给4家运营商都发放3G牌照的话,那么我们就会马上按照国家的规定和要求建3G络。

第二个是我们都进行了人员的培训,肯定是有足够的人才储备为3G市场提供服务。另外基础络传输方面也做了培训,完全可以做到在奥运会上提供3G服务。

我们期盼国家能在2007年发放3G牌照。

:最近中国联通的C和G分开经营。有消息证实,中国联通准备将一部分C卖给中国电信运营,双方正在进行价格谈判。请问中国通是否有参与经营中国联通C或者G的计划?

朱立军:我没有听说过中国联通把C卖给中国电信的事情,国家现在还没有这方面的政策。中国联通内部两张分开经营,对它自己有好处。作为局外人,我们没有更多的说法。

固运营商期盼全业务经营

:您在《建议》中提到,目前中国电信市场面临严重的竞争格局失衡问题。请问这种失衡对行业的发展造成了哪些负面的影响?

朱立军:目前电信行业的发展趋势,一个是语音向移动转化,移动分流了固定的话务量,固定出现下滑的趋势,加上移动资费越来越低,固的发展更加困难。

其次,在宽带的接入和互联业务上可以说固话运营商有优势,“最后一公里”的接入都在固运营商。但是这一块也很难在目前取得进展,因为缺乏内容经营的政策许可,例如一些视频业务、络、IP等这些业务均受政策制约。虽然从趋势上看可能对固运营商的发展带来好处,但是目前还不能做。

固运营商只希望充分地利用好资源,尽快拿到移动牌照,参与全业务经营。往前看,固的业务范畴不仅仅是传递语音信号,而是提供一种综合的信息服务,这是全世界电信业的发展趋势。

:全业务经营对于电信运营商意味着什么?

朱立军:如果中国电信业的竞争逐步达到均衡,中国电信、中国通实现全业务经营,大家实力是对等的,就可以互相租用对方的络资源。但是现在大家实力不均衡,所以就资源浪费,重复建设,而且对固运营商发展极其不利。

1990年代初期我第一次到美国的时候,看到当地的电力电线上架着通信光缆。当时我就很惊讶地问:美国人怎么能用同一个杆子传输强电和弱电呢?按照国内的游戏规则,强电就是强电,弱电就是弱电,都是分开走的。

美国人的这种传输方式给我一个很大的启示,电信行业内可以资源共享,只要不影响安全,大家完全应当共享一个络。回国以后,我在一个地市当电信局长,便通过当地各方协调,利用铁路的干路架了电信的光缆,解决了很多乡镇光纤通讯的问题。如果没有美国之行,我也不会想起这种合作。中国电信业也应该到了这种通过合作共同发展的时代。(一辉)

铝箔袋
星力八代
激光镭射机批发价格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