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体育沙龙圆桌论坛破局2016都

新闻
来源: 作者: 2019-02-11 17:36:46

3月26日,亿欧体育行业第二期垂直沙龙在SOHO2期酷窝全球办公社区,如期举行。动动创始人兼CEO刘越、华米科技总经理王辉、火辣健身创始人兼CEO徐威特、原子创投副总裁姚嘉、运动世界联合创始人周俊杰、长路体育创始人张特等受邀出席了亿欧体育沙龙。其中,刘越、王辉、徐威特、姚嘉、周俊杰等参与了本次沙龙的题为“破局2016”的圆桌论坛,王辉担任本次圆桌论坛的主持人。

以下是论坛的详情实录,有删减。

王辉:不好意思,因为堵车,没有赶上前面的精彩内容。我相信,接下来的圆桌讨论会有更多有趣的话题、想法被碰撞出来。主持人说让我花5分钟介绍一下华米科技以及华米破局的思考。因为没有特别准备,我姑且简单介绍一下。刚才,我看到用小米手环的观众并不是特别多,实际上小米手环是在2014年对整个可穿戴式设备领域的一次破局。从2013年到2015年这个时间段,智能硬件是比较火的。有很多资本在尝试投入这一领域。但是小米手环以其独特的产品定位、市场策略以及它的整个营销方法,完成了一次破局。根据第三方统计资料显示,小米手环在全球市场的销量居于整个可穿戴式设备市场的第三位。第一名是一个美国上市公司,它们卖了2000多万个手环;第二名是苹果手表,比小米手环略多一点。2016年,前面几位嘉宾分享的一些内容,恰好是我们正在做的。首先我们正在尝试用智能可穿戴设备跟传统的体育,或者更多的场景进行结合,创造更多的用户使用价值,去真正地改变人们的生活和运动。今天中午,我收到一条好友发过来的消息。他告诉我,今天上午在杭州举行了一个越野赛,大概有200人使用小米手环在小型越野关键时间点上打卡。这个有什么好处呢?我们的合作伙伴跟我们讲了一个特别大的好处。第一,他们给这个赛事提供这样一套技术服务是可以被快捷部署的,而传统设备则需要一个工作人员贴近参赛者,扫一下,整个、体验不是很顺畅。但用手环可以做到无感通过,远比北马通过地毯等高技术复杂度的装备更加简单、易操作。并且,我们通过云端大数据的共享,提供一些API的接口,让合作伙伴开发出更多有趣的互动,像步数、心律等都可以实现与参赛者进行互动。在亿欧的沙龙,我也借此机会,在座的体育创业者,如果你们有这样类似的想法,我们很愿意开放我们的可穿戴式设备所有的接口,跟你们一起为用户创造更多的价值,把你们的体育场馆做得更智慧。

说到体育场馆,我再多说一句,我们正与北京的体育场馆进行商合作。可能过一段时间,在北京的某些场馆,小米手环用户可以在那个场馆进行签到、打卡。手环还可以告诉你的课程在哪个房间里面。同时,他们还可以在这个体育馆里面做更多的互动,而这一切在我们的智能场馆里面实现。我正好借这个机会,做了个小广告。刚才,我介绍了华米破局的方法。所以,我想请嘉宾分享一下,你们认为这个标题里面,所谓的“局”到底是指什么?你们正在做的事业里面,面对的局又是什么呢?怎么看?请每个人花一分钟的时间来谈谈自己的看法。从威特开始。

徐威特:我简单说一下。2008年,我第一次创业,经历过大起大伏的事情。那个时候,经济波动很大。特别是2009年过年要发工资,我特别痛苦。因为手里面没有多余的钱,而且过完年又没有融不到钱。我觉得这个局,不管你是创业也好,还是怎么样也好,这些事情都会出现,但是关键是要清晰面对这个事情。不要让情绪影响自己的判断和思路,有一些自己的方法去应对这个事情。这个行业竞争非常激烈,红海市场,有好多这样的公司。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坚持自己的想法,发挥自己的优势,去做自己的事情。还有就是管好自己的情绪。

王辉:坚持自己要做的。

刘越:破局,立足在“破”字之上,就必须在局部压强足够的时候,它就能够击穿。而且这个击穿,就像刚才讲的,要在资本连续重击之下去凿这个冰,或者在自己闭环里凿这个冰。我觉得今年无论是硬件、软件还是场馆,就像我之前提到的,有可能大家形成一个合力破局,形成一个深夜的闭环。我觉得这是最关键的一点。在过去一段时间里,大家看到无论在中国还是在美国,在PE层面上,创业公司进入到一个行业整合期,这意味着巨头在封死创业公司的路。在巨头整合的过程中,对创业公司来讲,我们必须聚焦在一个点上死敲,直到把冰凿穿为止。

王辉:就是死磕。

周俊杰:我一直认为这个局是分自己的局和外面的局。忽视了经营利润自己的局,我想从我的经历谈起。我,其实,也是从一个创业公司过来的。以前,我们都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是在摸着石头过河。在每一个起点的时候,我们都是在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都处在别人的峰点。运动世界在商业模式上是正确的,我们一直不动用C端烧钱的模式。先做好自己的内功和自己的闭环,我们认为是正确的。这是我理解的自己的局。

外面的局,因为现在确实处于资本的冰点,确实融资越来越困难了。资本到了2015年下半年,就已经全部冷静下来了。创业项目,不再像2015年上半年融资那么容易了。2016年至今,我也没有听说过有特别好的项目融到钱。只有做好自己,把自己的内功打造好,路才能越走越宽。

姚嘉:破局,这个“局”是指体育总局吗?给大家举一个例子,2015年,当时乐视要承办一场篮球赛,规模上大概三千万的广告已经以预付的形式收回来了。当时一个负责人说这个事要收回来,

体育沙龙圆桌论坛破局2016都

怎么做?当时,新浪的管理层跟我们讨论了一年多的时间。这个事件引发了赶超事件,大家知道后都很尴尬。今年,徐总说我们来办这个事情,和耐克合作。但耐克却说,还是跟官方合作吧。通过这件事,我想说的是现在这个领域所谓的创业,都是自下而上的。所有的APP,包括智能硬件设备,都是自下而上的。所谓的局就是我们看到这样的机会,不管是在小众的体育里面的,还是大众体育里面的。比如说足球、篮球,我看到的数据很惊人。中国在足协注册的青少年只有6000人,日本则是70万人,怎么比呢?换句话说,国内在主流体育的培训、晋升以及市场化和商业化领域,之前是没有这样的机会的。所以我觉得这个“局”是我们面临的机会,有越来越多的公司在体育行业有创业的机会。

王辉:谢谢几位嘉宾的分享。大家都知道,今年夏天有夏季奥运会,这自然是跟运动、体育很有关系。同时2022年家门口的冬奥会,又近在眼前。给人的感觉好像很热的东西在鼓动。在两会即将到来的前提下,我们的创业会跟这个有关系吗,有什么交集?请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看法。

徐威特:其实在2014年底刚创业的时候,我们沟通过一些运动员。我们发现门道很多,一会儿要疏通队友的关系,一会儿又要疏通总局关系,一会儿通过这个人签,一会儿又要通过那个人签。这是我们沟通宁泽涛时,遇到的。

此外,我们也一直很关注运动会,因为作为又跨生活方式,又跨体育行业来说,赛事能够快速聚焦,而且长时间能够保持曝光度。特别是有些可以长期关注的赛事,其实是创业企业有钱了之后应该持续关注的东西,因为它可以很稳定地帮你辐射一部分人群,但是这个东西也可以有一个结合。到2015年底,到现在特别火的健身方式,可以抓这样一些热点,可以抓一些合适的运动员,这样一些关注点,我觉得可能在有一个时间点,不一定做了马上有效果,可能持续做,某一天突然爆发了。可能我更偏互联一些,我不是特别懂行业,所以我们还是相对谨慎地去看这个事情,但是我们会利用机会,这是非常加分的机会。

刘越:我的观点是类似的,我觉得“两会”对于在P端整合这个行业是有帮助的。但是对于所有的创业公司,他们去签约体育明星都是找死!为什么这样讲?因为签大量的职业运动员都是些大的品牌公司。如果一个小公司刚创业的时候就想进去,有点为时过早。当你没有足够资源的时候,去借助大的势无异于竹篮打水。我觉得倒不如专业服务好每一个单点的用户,做好他们的服务。这是我个人的观点。

周俊杰:其实对于“两会”这个话题,我有比较深的感触。我们杭州在2022年也成功申办了亚运会,至今,我仍然感到非常欣喜。2015年是我们的体育元年。借“两会”之势,我们也会打造自己的联赛。“两会”会提振很多用户的比赛热情。其实,运动人群的荷尔蒙是非常高的,只要在一定的范围之内对它进行一定的刺激,对企业往前推进一步的效果明显。但是这其中有一个“坎”,也即时效性。就像打针一样的,效果特别明显,但是持续的时间特别短。所以我觉得还是需要把自己的模式做得更顺畅一些,这样更好一点。

姚嘉:我觉得奥运会是一个整体的经济形势,而不是单一的体育单点。但是能看到,比如2008年因北京奥运会建立的系列场馆,在2008年以后,我们看到奥运会核心的一些场馆的后期管理能力几乎是报废的,甚至像万事达那样的体育广场也是偏报废的。反而一些民间的或者是一些商业公司运营的场馆和场地倒显得生机勃勃,我相信这样的一种模式大家会更用心地管理和经营,它的效率就会提高。我觉得像那种大型的奥运,对于我们体育行业而言,有的时候是一种资源的浪费。当然,它也有它的价值。比如说2007年,在鸟巢那边有一个世界级的跳水赛事,来的都是世界顶级的运动员,结果中央五台转播的角度、技术水平以及解说的技术水平,生生地把这个资源浪费掉了。但是如果换作是民间的话,或者是用业余选手来解说,我觉得可能都比那个好。所以这些奥运资源还是很浪费的,这是我的切身感受。

王辉:乐视在直播一些跑步活动,也是请民间人士来参与,还是蛮有意思的互动。第三个话题,以羽毛球场馆为例,我们发现周一早上或者周二早上几乎是空的,没有时间去运动,但是到周末想预定也预定不上,确实场馆就是这样子的一个现状。我们现在谈“互联+体育”或者“互联+运动”,怎么样通过这样一个新的形态能够改变资源不足的情况?因为“互联+”经济现在说得太多了,但是聚集到这样的事实,大家在创业的角度或者投资的角度是怎么看待的?

徐威特:健身场馆现在利用的效率还是蛮低的,或者相对较低。从场馆的效率提升来讲,有的时间段集中得特别可怕,有的时候又是空的,这是未来要面对的问题。我们发现一个好玩的现象,2014年以前大家在健身场馆里发传单,这是特别常见的拉客,但是到2015年的时候基本上在健身房发传单就没有了。健身房的效益在慢慢提高,现在普遍讲留存率、回头率、未来消费等等。做智能化的东西,客源组成就会导致整个场馆进行越来越良性的运转,我相信这个过程可能还得两三年,或者四到五年。一方面大城市的房租会稍微降一点。房租降一点,经济效益提高一点,整个业态就会非常正常。包括原来很有消费欲望的大学生,一旦走上社会以后,会有更强的消费能力。90后的爸爸妈妈都很有钱,00后的爸爸妈妈更有钱,他们的消费习惯都会不一样。所以我是比较看好健身,它会趋于合理化,包括合理安排时间。甚至未来场馆里没有人了,教练都是临时从Uber或者是类似的产品上挖过来的。但是这需要一个过程,这需要一段时间。

刘越:我从两个角度看“互联+”,第一个是相对低风险的。现有场馆的IT智能化,在这里,是增加现有场馆的使用效率,我觉得这可能是大家谈到“互联+”的一部分;但是还有另外一部分“互联+”,就是如何通过人工智能或者个性化指导,让这些人可以在家庭或者在自己周边创造额外的个性提升。我认为第二种“互联+”,就是我们现在正在尝试的,它会慢慢地转好。为什么我们2012年开始做,且一直坚持到现在的原因。

很多投资人可能更想看到第一种“互联+”,因为这种东西相对来讲是一个比较低风险,肯定能打下去,肯定是有收益的,因为高度地提升了已有场馆的使用率。但是第二种“互联+”,我觉得刚才可能没有谈到的一点,有可能当第一种效率提升到一定程度之后,你需要有其他的更加互联化的、去人化的东西去完成,这可能是我另外一个角度回答你这个问题。

王辉:更多的虚拟,无处不在的一种。

刘越:对。

周俊杰:王辉王总刚才提到的问题,我比现场的嘉宾更有直观的感觉,因为我就是经营场馆的,知道经营场馆的痛点在哪里。特别是2014年以前,体育没有风靡的时候是很困难的。来场馆锻炼的人很少,但是2014年就多了起来,但是时间比较集中,可能大部分在6点以后。我们每个礼拜开例会的时候也在讨论这个问题,怎么破这个局?到现在为止也是没有一个特别好的办法,因为确实是现状是这样的一个情况。但是我们到香港、美国考察的时候,香港在白天、下午、晚上所有的器械、所有的跑步机、所有的操房基本上人满为患的。这个问题到底在哪里?其实健身场馆自己本身也存在着一定的问题。因为它的内容太单一,男士到健身房就让你增肌,女士跑到健身房就是减肥。行业的现状限制了产业的发展。所以,我觉得破这个局的可能性可能性之一,就是要增加场馆的经营内容,如何把有闲、有钱的人能够吸引到场馆里来,这才是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主要方式。

姚嘉:我看到周总跟中国建设集团有一个合作,在做一千个智能场馆,是模块化的,我不知道具体怎么做。对于国内传统的体育场馆,在设计之初没有想那么多,比如说鸟巢,包括搞赛车的比赛,非常创新,很好,但是这种在其他的国有场馆不太常见,老是寄希望于新的小型的场馆,包括像乐客,他们是把集装箱改成一个场馆。放那儿都可以,我觉得概念是对的。现在像这种工作场地自带这个系统的话,说白了就是便利,我觉得这块应该还会发展得非常好。

王辉:在竞技体育的光环下,大众体育最大的出路或者破局点在哪里?我有一个感觉是资本寒冬是不是在针对大众运动呀?我们大众运动有没有更巨大的爆发点?

徐威特:我觉得资本的事情分怎么看,大家知道现在去投一个,比如像万达投铁三,因为他知道这个肯定是赚钱的,我有这样的人群,甚至我有这样的体系。能赚钱就很好,多少钱都投。还是有一定的区别的,很不确定的事情,这种事情我觉得不是一个值得投资的事情。这就像一个概率论事件,一百万人里面有多少人创业成功,这么多人、这么多钱、这么多少个项目。只不过好的机构可能接触到更好的项目,有更高的几率成功。所以我觉得做运动创业,特别是早期,不用考虑资本寒冬的问题,越早机会越大。你无法证明你赚钱的时候,他的思路就是要么看到你很明确的赚钱的模式,要么就是商业模式很清晰。这个思路对投资人来说关键点有二,一、要么是特别大,二、要么是你肯定赚钱。我们说创业这件事情,包括运动创业,鼓励大家去创业,鼓励大家做这个事情。实际有比较优势的,其实我跟他的观点是一样的。我至今没有看一个APP做得特别好,或者做消费市场做得特别好的,所以做运动还是有非常大的机会,放心去做就好了。

刘越:我完全同意这一点,因为在我看来实际上是两个阶段,第一点就是刚才讲的几十亿几十亿这件事情上,我觉得这个跟媒体也有一定的关系,就跟银行的会员一样,他一天经手几十亿几十亿的钱,但是不是柜员的钱,那是王健林的钱,是马云的钱,跟我有什么关系?所以我关注的不是估值,关注的是这个公司卖掉以后进到我账户里多少钱。当我们讨论到创业的问题上,一定要给用户创造价值,能不能从用户的口袋里拿到一分钱,而不是一亿,就是一分钱一分钱地攒,到底能攒到多少钱。所以我个人认为这两个是相区分的。当我们做这个行业的时候,确实要围绕用户创造价值,让用户愿意为你所创造的价值付费。最后才有人买单,

周俊杰:阿里也好,腾讯也好,都在做资源的整合。我一直认为体育是非常碎片化的行业,它的起点非常低,有的就是体校毕业的,他们排斥互联的介入。靠阿里、靠腾讯用互联的思维跟他们接触是不可行的,他们是不会通过资本运作,并被整合在一起的。所以我特别希望像刘总这种细分类、垂直类的项目,可以做C端这一块,或者是初创的企业可以做一些特别特别细分的行业,这我觉得还是比较有机会的,可以做得特别有优势、特别好。谢谢。

姚嘉:我想分两类,训练和健身。大家的收入水平没达到能够经常健身或者习惯性健身;再就是意识,健身是一个更好的生活方式中重要的一部分。比如下了班6点以后是一个高峰,我觉得这个特别好,下了班去健身是很好的。这是意识层面的改变,或者说是进步,肯定比吃东西要好。竞技类的比赛,不管是传统的赛事,包括肖恩怀特强到什么程度?奥组委请他去参加那一届的奥运会,他去了,成绩比第二名高出一半。像肖恩怀特一样,在某一个体育项目的专业程度达到世界顶级程度以后,会把整个运动带起来。中国的邹市明也是如此。以他为核心,整个赛事就火起来了。或者他会有很好的民众基础。我觉得这两块其实都还是能看到很多希望的。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亿欧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北京亿欧盟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空姐肉丝袜
丹麦进口水貂价格
三相桥式整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