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智能

2016年教育培训行业火爆的双师课堂是过渡还是变革

智能
来源: 作者: 2019-04-06 11:19:21

“投资一间双师课堂的硬件本钱多少?”

“双师课堂就是电大。”

“双师课堂肯定会引发教培行业的变革。”

“新奇以外,名师招牌以外,其实1地鸡毛。”

对双师课堂,业内有支持者也有反对者,不可否认的一点是:双师课堂是2016年教培行业的热词。所谓“双师课堂”,是指“名师直播教学+线下辅导老师答疑”的模式,由两名老师远程配合共同完成教学,主讲老师通过大屏幕远程直播授课,辅导老师在课堂内负责课堂管理、答疑等。

随着远程直播技术的成熟和软硬件成本的下降,自2016年暑期以来,传统机构、在线教育公司、大品牌、小机构......各路K12培训机构纷纭加入对双师课堂的探讨和尝试。而双师课堂究竟是在线直播的一个过渡模式?还是会掀起教培行业的大变革?芥末堆跟这些在做双师课堂的机构、老师、技术服务商等分别聊了聊。

巨头的尝试:新东方的大步快跑VS好未来的小范围试验

双师课堂在2016年的走红,跟K12双巨头新东方和好未来不无关系,俞敏洪和张邦鑫在不同的场合提到对双师课堂的尝试,包括在财报里的亮相,让这一模式在行业内取得了更多关注。

新东方:大规模推行,全线尝试

“两个学期的尝试下来,双师课堂的班均人数、续报率、收费均不低于线下课”,对双师课堂在泡泡少儿内部试水的结果,项目负责人吴旭有点兴奋。

在新东方内部,有多个团队同时在尝试双师课堂,包括团体总部,和各条业务线比如泡泡少儿、优能中学,前者主做三四线城市新校区的拓展,比如在泰安的试点,后者则在新东方现有的地方校区铺设双师课堂。泡泡少儿是其中推动速度最快的部门,吴旭泄漏,目前泡泡在全国开设了50多间支持双师课堂的教室。

自2015年加入新东方,吴旭负责的是泡泡少儿小学数学项目,如此积极地推进双师课堂,则是出于业务拓展上的困难。

自2015年起,英语以外的多元化学科拓展成为泡泡的战略重点之一,当时面临一大困难是:地方学校严重缺少优秀师资。“在我们的解决方案里,本来就在考虑直播,但是此前一直没有成熟的方案”,吴旭坦言,其他机构对双师的探索给泡泡团队带来了新的思路。

对小学阶段的学生来说,班级氛围和线下老师的监督必不可少,双师模式能够完善地解决这个问题。而且双师课堂几乎还原了线下的教学场景,相比网络在线直播课,家长更容易接受。因此,泡泡自2016年春季开始准备双师,并在暑期选择徐州和石家庄两个城市做试点。

在科目上,泡泡选择标准化程度更高的奥数作为切入点,规避教材和教学进度不统一的问题。泡泡的小数课程分为A、B、C三个等级,C类属于超凡拔尖的课程,B类则是做思惟培优,这两类课程对师资的要求较高,通过双师课堂引进北京的名师来授课,A级别的课内同步教学依然由当地老师教学。对于跟泡泡线下校区的关系,吴旭表示,“我们在当地城市的线下班依然保留,做本土化的服务。”

他强调,双师课堂并不合适所有学生,必须进行前期挑选,学员需要参加入班测试并达到分数线,每个班学生数量在20人左右。

尝试半年之后,吴旭发现,双师课堂反而提升了整体的教学服务水准,缘由之一在于主讲老师与助教老师的相互促进。不过,有两个关键问题还在探索中:

一是主讲老师与远程教室的最好比例。从最初的1:4到现在的1:40,吴旭认为“40个教室偏多”,影响到教学进程中师生间的互动,和数据搜集的精度。

2是教学数据的搜集。目前主要依赖于答题器,仅支持客观题。吴旭表示,他们在探索新的搜集数据的方式,包括答题器的升级,辅助教学工具和自适应学习技术的引入等。

“讲课大班化+服务小班化+学习个性化”,在吴旭看来,这是双师模式能够实现的效果,通过大班传输标准化的知识,辅导老师为班级内的学生做服务,伴随教学数据的搜集,再通过学习工具为学生推送个性化的练习和学习材料。

好未来:小范围实验,砍掉线下

对2016年大热的双师课堂,好未来团体CEO张邦鑫的回应是:

“双师突然火了,而我们已做了三年”。

相比新东方,好未来更早开始尝试双师辅导的模式。张邦鑫将好未来探索双师的起点定位于2013年上线的海边直播,采取“主讲老师直播+辅导老师答疑”的模式,跟现在我们所定义的“双师课堂”不同的是,海边采用的是纯网络在线直播的方式,没有线下实体教室,但是教学和辅导环节由两名不同的老师负责。

2015年,学而思培优(好未来旗下的子品牌)在南京开始尝试双师课堂,并砍掉了部分名师的线下班,在一周前的媒体沟通会上,张邦鑫称“在南京招收了数千名学生参加双师课堂”。跟新东方的侧重点不同,学而思主打同城名师,将优质师资的产能最大化。张邦鑫透露,目前好未来在全国有20多间双师教室。

对双师课堂的计划,张邦鑫表示,目前好未来仍然在摸索中,等模式彻底跑通之后才会在全国铺开,“我们需要以年为单位,等待实验的结果和数据,确保看到学生的学习效果”。

好未来CFO罗戎在最近一次财报电话会中也提到,好未来自两、3年前开始尝试双师课堂,目前仍然在持续投资和研发中,对营收影响很小。

达内教育:“双师模式是我们的1大优势”

“双师我们已做了十年”,达内教育的副总裁齐一楠笑笑说,“跟双师配套的TTS系统已从1.0更新到9.0版本”。

双师课堂在达内被称为“远程直播授课模式”。

跟在K12领域的突然爆红不同,达内自2006年起开始采用双师模式。当时,从北京起家的达内线下学习中心覆盖了北京、上海、广州三个大城市。然而在进一步扩张的过程中,达内遇到了师资瓶颈。可以说,尝试做远程直播是“迫不得已”。

彼时,网络环境、技术条件、市场接受度都远远不及10年后的当下。“最开始做双师的时候成本很高,特别是带宽,比在当地聘请老师成本还要高”,齐一楠回想说,而现在,整个达内集团只需要200名老师,每年培训十多万学员。“当时只是为了解决当下的发展瓶颈,没想到以后会成为我们的1大优势”,他说道。

经过十年更迭,达内的双师模式已非常成熟。这其中有四个角色,包括课程研发团队、主讲老师、主讲的助教、当地辅导老师,助教负责每节课后的串讲,帮助学生总结梳理知识点。跟K12领域不同,在达内的双师课堂中,在主讲端保留了地面课堂,目的是保持现场授课的气氛。

另外,齐一楠告诉我,在达内的课堂里,主讲老师覆盖的远程直播教室规模没有上限。

但是问题来了,这跟录播的差别体现在哪里?

齐一楠表示,一方面,直播课程更新频率高,每期课程都会有调整;另一方面是数据的搜集与反馈,在直播课堂上,老师同时面对全国数千名学生授课,所有学员的教学进度保持一致,系统能够同时收集到全国学生的数据,老师的教学会及时做出调剂,这在线下课堂反而是难以做到的。而这些学习数据也成为了达内宝贵的财富。

达内将“远程直播授课模式”视为其最大的优势之一,因此,2015年上线的少儿STEAM项目“童程童美”一样采取双师模式授课。跟成人职业培训不同的是,少儿的课堂上同时有两名主讲老师,通过他们的互动增加课堂的趣味性,“像单口相声和双人相声的区分”,齐一楠打了个形象的比喻。

中小机构要不要跟风?

“新东方、好未来都在做双师,我们要不要做?”这是不少中小机构的困惑。

芥末堆发现,很多地方性培训机构都已经开始尝试双师课堂,比如辽宁的青藤教育、西安的秦学教育等。由于技术和硬件投入成本的限制,也有的小机构在尝试“录播+辅导老师”的形式,由名师录制课程,当地辅导老师在线下监督学生学习,并进行答疑、批改作业和课后辅导。而这种模式此前芥末堆曾介绍过,在韩国的明星培训机构Megastudy已经推行数年。

做不做双师?机构需要斟酌以下几个因素:

第一,双师课堂在机构内的定位。是为了追热门而做双师,还是出于解决问题的需求?一般来说,双师课堂能够解决两大问题:优良师资短缺的问题,或是进一步扩大名师的产能。

第二,双师课堂其实不合适所有的学科。从业者普遍的反馈是:英语这类高互动性和讲求现场氛围的科目其实不合适。以芥末堆所接触到的一家西安的少儿外语机构为例,该机构在上学期尝试使用双师课堂来教少儿英语,一学期以后决定暂停,一方面本钱太高,另一方面则是学科特性的问题。双师课堂适合应用的科目是小城市缺乏师资的品类,跟当地的线下辅导保持差异化。

第三,必须研发出标准化的课程和教学流程,一切依照“剧本”走。相比线下课,双师课堂需要更佳标准化的教学设计。“可以将老师看做演员,完全依照剧本来演”,每一名交流过的从业者都给出这样的建议,包括何时使用答题器、每节课的互动频率、发放测验的时间等,这些都需要提早设计,并严格依照流程来走,而在线下课堂上,老师有更大的自由度来即兴发挥。

第四,主讲老师与辅导老师的配合。对于双师课堂来讲,辅导老师的重要性并不低于主讲老师,因此,双方需要提前沟通,避免在直播课堂中出现教学事故。而对于主讲老师来说,教室规模1:10和1:40的差异之一在于,管理辅导老师的难度也相应地提升。

第五,解决课堂互动的问题。目前双师课堂中的互动与交换有两种方式,1是通过答题器搜集学生的反馈数据,由辅导老师反馈给主讲老师;二是课堂上不同班级之间的PK,能够带动课堂的学习气氛。

第六,配套的教学系统,这是其中的关键因素之一。一方面,在授课过程中,教学系统用来搜集全国学生的学习数据,即时反馈给主讲老师,帮助老师调剂教学节奏,另一方面,系统会记录和分析学生的学习数据,基于长时间的数据积累,才有可能在大数据的基础上做到个性化学习。

B端解决方案的竞争似乎更剧烈

双师课堂的走红也带来了K12领域B端服务的升级。

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包括高思、凹凸、跟谁学等在内的B端机构服务商陆续推出了双师课堂解决方案。

高思爱学习的双师课堂负责人温鑫向芥末堆表示,爱学习B端服务上线这一年多以来,覆盖了全国1000多家机构,而缺少优良师资是他们共同的问题,仅仅提供课程、教材、课件、教学系统并不能满足机构的需求。因此,11月30日,高思推出爱学习2.0版本,增加双师课堂解决方案,同时成立爱教师学院,为机构提供师资和教师培训,从教研体系升级到完整的解决方案,对高思来说,机构对爱学习平台的依赖性也会更大。

近几个月,高思在爱学习的已有用户中挑选了第一批机构作为合作伙伴,开始试点这类模式,目前在尝试语文和数学两个科目。

同样做B端服务还有隐藏在背后的技术服务商,包括威渡科技、全景云等都瞄准了教育这块大市场。

在双师课堂的参与者里,还有这样一类角色,他们具有名师资源和课程体系,但没有线下学习中心。以专注于做中小学数学辅导的学通数学为例,其优势在于多年积累的师资和课程,其创始人范士闯告诉我,跟有大量线下中心但缺乏师资的机构合作无疑是一个更好的选择,他们已经开始跟部分机构合作摸索双师课堂,机构提供生源和场地,以及当地的辅导老师。

双师模式,是过渡还是新的变革?

双师课堂的生命周期有多长?随着技术的指数级进步,或许很短暂,但已开始展现了其价值和影响力。

其实,双师课堂谈不上是一种新的模式。为了解决地区间师资不均衡的问题,公立校体系内早有此类尝试,比如人大附中联合有成基金会等组织在2013年推出“双师教学”项目,利用网络同步直播的方式将人大附中的优质课程输送到乡村学校,包括广西、重庆、内蒙古、河北、等省市区的学校。在推动教育公平上,双师课堂已经被证明是一种有效的方式。

在市场化这一端,双师模式的火爆,从侧面验证了目前网络在线直播存在的最大bug:没法监督和保证学生的学习效果,而双师模式几近还原了线下场景,并且将优质师资输送到三四线城市,同时提高名师的产能。

伴随而来的则是大机构标准化教研、教学流程和师资的统一输出,将其品牌影响力和市场份额扩大至三四线城市。

芥末堆了解到,近期,新东方优能中学与君学中国达成合作,宣布“迈出行业输出的第一步”;张邦鑫也泄漏,好未来正在探索与中小机构的合作,由好未来提供老师、教研、教学和产品研发,中小机构负责招生、答疑等服务;而高思则更早拥抱地方上的中小机构,并且坚持“在非北京的地区不开设直营店”。

随着双师课堂、在线直播、低价班的火爆,大机构在一线城市的厮杀正在向三四线城市蔓延,不管中小机构是不是欢迎,可以预见的是,未来教培行业产业链的分工会进一步细化,对于中小机构来说,你的优势是本土化教研?招生?渠道?还是服务?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定位和优势,发展出核心竞争力。

牛皮癣治疗方法有哪些
泉州治疗妇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方式是什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