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手机

听黄苗子谈民国人物李辉是

手机
来源: 作者: 2019-02-11 18:53:26

听黄苗子谈民国人物 李辉

与黄苗子郁风夫妇交往甚多,写过他们的传记《人在漩涡 黄苗子与郁风》。我忽然想到,黄苗子先生在民国期间的故事甚多,何不请他谈谈他眼中的民国人物?于是,带去录音机,我们在2006年6月22日开始,到8月25日结束,一共8次。

那些日子,听他讲孙中山、宋庆龄、蒋介石、张学良、吴铁城、孙科、俞鸿钧、陈济棠、陈立夫、戴笠等一个个民国人物。每个民国人物的故事,起伏跌宕,风云变幻,穿插于民国历史之间。

此次,先推送吴铁城的第一部分故事。吴铁城与黄苗子的父亲黄冷观,祖籍都是香山,私交甚好,黄苗子也因此而得到吴铁城的诸多帮助。孙中山一见到吴铁城,颇为欣赏。二十年代初期孙中山的许多事情,都由吴铁城负责保卫,包括孙中山去世之后的诸多安排。

之后,吴铁城与蒋介石、张学良之间的故事,也十分精彩。正是因为吴铁城前往沈阳,与张学良交往,才导致张学良东北易帜,回归中央政府。可以说,吴铁城的东北之行,功不可没。

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城在西安发动 兵谏 ,扣押蒋介石。张学良第一时间发给吴铁城的一封电报,黄苗子先生在谈话中也提及此事。

这些民国漫忆,让我读懂一些不熟悉的那段历史。苗子先生的数万字叙述之中,总有意想不到的故事娓娓道来。诸多细节,其实都在填补历史空白。

嗯。咱们先谈他吧。然后谈我们怎么见面。他死时是六十六岁,1953年。他的生年是1888年,清朝。他应该是标准的买办家庭。他家是清朝末年在九江开商务的,他爸爸就在那里开一个洋行,叫 ,那个洋行我想想再说吧。

没见过。我跟他去过九江,那个铺子在山脚下。这个铺子专门干什么的呢?当时各国的兵船、洋船停在这里补充伙食。这个铺子是专门供应伙食的,所以生意非常好。家庭也是一个中等以上的家庭,所以他能够出来念书,除了小时候念书之外,他就进了教会学校。

嗯,九江的教会学校。他从小学英文。他的英文很好,能够跟外国人应酬、讲话没问题。他的外国朋友多得很,他后来是上海市长嘛。孙中山先生看中他,也是因为他中文、英文都有基础。他先是跟着林森。

林森是九江关的关长,是海关,海关跟买办是一个关系。于是大家就商量怎么,怎么跟孙中山。另外他懂英文,接近洋人,思想(民生、民享等)有一点点萌芽。所以孙中山先生很钦佩他。

后来湖北武昌起义,九江当然很早就开始起义,闹。当时每个地方都要派一个代表到南京见孙中山。孙中山那时是首任大总统。他去了。那时他二十出头,孙中山看到吴铁城年少英俊,又是同乡,孙中山说你留下吧,帮我。他回到九江把林森的事交待一下,林森当了地方后也就不管他了。从此跟林森分手,投奔孙中山。

孙中山什么事情都相信他,他也非常能干。但早期的事我记得不太清了。我跟他差不多是他是中年了。他一直做到孙中山先生的秘书、侍卫,后来是侍卫长,反正所有孙中山的保卫工作都是吴铁城全部负责的。连孙科要见孙中山都得找他,走后门,不然就见不到。他这就这么一个人物。

到最后孙中山把大是人性中最美丽的花朵元帅府设在广州时,他当过警卫师师长。在观音山陈炯明打孙中山时,吴铁城就担任总的保卫工作。孙中山手下的卫士基本上都是吴铁城选的。

这个阶段以后,在孙中山先生去世前,吴铁城是广东的一个公安局长,广东省公安局长、广东省建设厅长、广东省第一军军长、广东省党部委员。手拿四个公章,这么重要的都在他手上。

后来廖梦醒问过我,据说廖仲恺遇刺的案子他知道。但当时我不知道,廖问我。当时廖仲恺死时他是公安局长,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后来孙中山北上,他跟着去,是护卫。孙中山灵柩从北京搬回南京,盖中山陵的事是他完全经手。护送孙中山的灵柩回到南京,他是总指挥,中山陵的安葬,都是吴铁城负责的。

在这以前,蒋介石北伐,觉得吴铁城的权力太大了,在广州一个人抓四个大权。为什么他当军长呢?那时孙中山要讨伐陈炯明,陈炯明在惠州那一段,吴铁城奉命回到中山去,把一些中山同乡,什么农民啊、流氓啊组织起来,扩大警卫军,于是他变成警卫军第一师师长。抓住这个权力不放。

蒋介石就跟汪精卫和几个元老讲,这四个职务不太好,总是劝他随便四个职位中辞掉三个,只给他一个。大概汪精卫告诉吴铁城之后,总司令下命令,你总不能不办。他答应了,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四个月拖下去。

据说他四封信都准备好了,都放在他的公文包里头,见机行事。但实质上四个都舍不得放。最后老蒋很生气,下命令把他扣起来,关在黄埔军校,关了两年。北伐成功后才把他放出来。

孙科这些人也为他讲话,老爷子这么重要的人物,你们把他关起来。最后放他出来。刚出来吴铁城没活干,孙科给了他一个立法委员,在南京当立法委员。立法委员一当,他就算是太子派了。

当时孙科身边有一批人才。这一来吴铁城还是觉得很无聊,他不甘心当一个立法委员。当时南京刚刚组织成立,缺乏人才,蒋到处找人。他帮着蒋务色人才。

当时郭沫若说是 军事北伐,

听黄苗子谈民国人物李辉是

文化南伐 。那时南京没有会搞的,于是从北方来了一批,头一个是杨永泰,广东人,第二个是张群,还有吴鼎昌,这批人全都由北京来。蒋介石没办法,只得依靠他们了,要不办个公文都不懂。

这群人挺吃香的,吴铁城就跟他们拉得很紧。本来在北方他们就从国务总理张耀钦开始,所谓政学系。当时他们同梁启超都有一点关系,后来分开了。张群、吴鼎昌都是政学系的主要人物。有人说王都是风景;尝过的欢愉孚也是,但王孚后来当汉奸了。反正当时吴铁城活动的很频繁了。

王昆仑有一天告诉我,以前他和吴铁城是无话不谈的,但是有一天吴跟他讲了一句话,使他有了戒心。我说是什么话。他说,吴说茶杯明明是白颜色的,上头说这是黑的,你就马上说这是黑的。王昆仑说从此以后他就觉得心寒了。吴铁城就是这么一个人。

北伐之后,桂系先打到上海,桂系到了上海之后,张定藩当市长,当了不久,稍微安定之后就把他撤了,把张群换上去。张群当了上海市长,搞得很漂亮。杨永泰是湖北省长,他不在省里办公,他专门是剿匪总司令部的秘书长。他的权威之大,很是厉害。哪一个见了他就得站起来向他敬礼。而且他确实有办法,在江西那么多年,他跟德国人搞保垒战术,都是他搞的。

张群在上海,杨永泰在湖北,吴铁城觉得自己没什么事,还是一个立法委员,有点不甘心。后来张群奉派到东北,对张学良说什么条件都可以,只要他换旗帜就行。

当时好几个人包围着张学良,像阎锡山。张学良要张群去,开始为张群开辟了一条路。但张群的交际手段一般,他觉得自己不行,就向蒋介石推荐吴铁城,说你找他比我好。他去东北之后,回来就跟蒋说。

1930年10月9日,张学良(右二)在沈阳宣誓就任民国陆海空军副司令后,与张群(右一)、吴铁城(左二)

蒋找到吴铁城,吴铁城当时已经很有名气了,张学良也知道他跟孙中山的关系。张学良说欢迎他到东北来。吴铁城当时新讨了一个小老婆,他以前在广州的一个小老婆已经当了尼姑。小老婆叫文娟,老三,长得很漂亮,也很聪明。

文娟跟着吴铁城去。文娟能跳舞,又跟于凤至、赵四小姐、朱三小姐这一批人都能谈得来,天天陪着少帅打麻将。后来有一个老秘书告诉我,张学良突然问文娟: 文娟,你说,蒋介石派吴铁城来是干嘛的?是收买我呢,还是绑我的票? 文娟老三一点都不慌张,镇定得很: 少帅,你别拿我开玩笑,我只是一个女流之辈,我是跟着来的,其他事情我一点儿都不知道,你跟他那么好,你不问他你问我?

果然四五个月之后,张学良决定易帜。蒋介石当时高兴的不得了,什么都给他。吴铁城也发了一笔财,据李征五(交通银行东北分行的行长)说,吴铁城一到,所有钱都是李征五给他出。吴铁城阔气得不得了。一换旗就要换币,换币李征五发了笔大财,张学良也发了笔大财。蒋介石很高兴,当吴铁城回来之后,就让他当了上海市长。

吴铁城一方面他跟着孙中山走,他的能干、锻炼都是从那时开始的,他有他的一套外交方法。他有一群秘书,我后来在机要室当秘书。机要室以外,每一个租界都有一个秘书,耿绩之在法租界。唐绍仪的侄子唐仕宣是英文秘书,跟使馆关系很好,比如墨索里尼的女婿是上海的总领事,唐仕宣跟他好的不得了,什么事情都挖出来。

唐仕宣是标准的公子哥儿,喝酒、跳舞都是一流的。日本处有一个参事,淞沪战争刚开始时,他的日文参事就是大汉奸殷汝耕。

我跟殷汝耕熟得很。抗日战争时,我到上海,他把我放在法租界西爱咸斯路,上海市政府租界办事处。我因为刚从香港来,没有地方住。他说:你就住这儿吧。那个事务科长瞧不起我,小娃娃,买张帆布床,买张毯子,随便就算了。

每天早晨一早起来,我说我干什么工作。事务科长说,你不是来参军的吗,那你先给我统计伤兵。所有部队伤兵都统计,送到市政府去。这就是我的工作。当时仗还没打完(我是3月去的,1月28日开始打仗)。当时十九路军不能不靠吴铁城,因为方面还得跟南京联系。所以吴铁城跟这些人都很熟悉,像陈铭枢、蔡廷锴等。

政府租界办事处主任叫沈怡,人非常好。也没事做,有两个老一点的秘书,临时起草一点公文。我坐在一个小犄角处,沈怡坐在中间的大桌子上。当时殷汝耕就在那里,但不久殷汝耕辞职不干,推荐一个姓王的王干事。

这个人是滑稽人物,你说他聪明他也很聪明,你说他傻也很傻,专门跟日本人开玩笑。殷汝耕走,日本人就送他一个很大的蛋糕,他就送一个小狗请小羊吃饭木盒子,里面装一个大乌龟。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喜欢开玩笑,人老老实实的。

我后来还一段跟他有关。沈怡常跟我聊天,有一天我在画漫画,他来了: 你会画漫画?给我看看。 我就给他看,好像是抗日战争的事。他说:我有个朋友,我给你介绍,你可以给他投稿,这个人姓邹,叫邹韬奋。

1929年,在香港的黄苗子把《魔》寄给《上海漫画》,叶浅予亲自回信,并发表作品。黄苗子喜出望外

我一听邹韬奋,我很兴奋,我说我看过他很多很多书。他说你交给我吧。我给了他两幅画,他写了一封介绍信,就寄到《生活》周刊了。头一次在上海投稿,就是发表在《生活》周刊上。

沈怡是学水利工程、土木工程的。他原来就是上海工务局局长,现在是临时办事处主任。没事时就跟我闲聊。他谈到当年跟徐悲鸿怎么认识的。沈怡是留德的。他告诉我,现在民气已经很差了。

他说当我们在德国的时候,我们对国家的爱是相当深的,所有留学生都是想把国家搞好,将来回去怎么报效国家。当时有一个留学生叫王光祁,他在德国是搞音乐的,他是少年中国会的会长,在他的组织下,当时各党各派凡是有点影响的,都参加过少年中国会。

据我知道的就有等人。沈怡的这些话对我很新鲜,我真是对他很崇拜。后来沈怡当了市长,好多事情都找我。抗战胜利后他是第一任南京市长。

不久,凇沪战争结束,我跟着吴铁城去苏州,我刚好跟着他去。在火车上吃早餐,送一个煎蛋给我。我不知道怎么吃煎蛋。我旁边有个英文秘书,张老头,他说,把边上全切了,一刀送进去。

当时公祭场面很大,孔祥熙、陈铭枢、蔡廷锴、蒋光鼐都去了。我最熟的一个参谋长,叫黄强,还专门给我介绍。孔祥熙在苏州火车站旁边的石家饭店请吴铁城吃饭,吃兔肺。一种鱼的肺。

这个我记不起来了。当时受到抨击,也有人觉得没有办法。吴铁城在上海也做了一些工作,当时市政府是在龙华,先在租界里面,后来他借凇沪抗战结束的机会,跟蒋介石要钱。找了一个朋友,也是个大建筑师,叫董大猷,设计整个江湾。

市政府非常漂亮,每一个局部有它的单独建筑。他还是根据孙中山的计划,大上海就突破租界的包围。而且这个人还是有能力,不像现在一些官僚。

我在租界住在张光宇家里,一早出门打个出租车,回到江湾上班。半路上出事情了。日本兵拦住我:干什么的?我说我是复旦大学学生,我现在上学。他一看,说,走吧。我马上回去打给吴铁城,他马上调兵遣将,怕江湾遇到麻烦,结果没事。

日本人走了,学生就了。过了几天就来。我一看情况不妙,就赶紧给吴铁城打,吴说,你先给总务科科长李大超(也是广东人)打,叫他准备五六卡车面包,从租界运到市政府门口,来一个学生,派一份早餐。学生来了,肚子正饿着,发了一个面包,气就消了。

吴铁城自己也提早赶来了,他对学生们说:如果愿意,大家可以派个代表谈谈。果然,谈了后学生就散了。他是有这一两下子的。

那时吴铁城是绝对听蒋的。在市政府,有几个比较突出的事情。一个是 七君子事件 。我睡觉睡得模模糊糊,电报室的一个同事,现在和我还有来往,他找到我,说是要紧事情,南京密电。要紧的事情,是不能拆的。那时候吴铁城的电报都是由我来负责。说我们把他们抓起来了,现在接到苏州。

吴铁城紧张得要命,因为好多都是熟人朋友。沈钧儒跟他很熟,邹韬奋也是。各方面的救助工作都是我经手的。后来从上海接到南京都经过我的。

第二件就是忽然之间接到一封信,加急的挂号信,打开一看,吓我一跳,是张学良从西安来的,说: 铁城兄,我这次的事情是万不得已了,上海是个金融重镇,而且影响全世界,弟毋请吴兄一定要把这个世面稳定下来。同时南京方面如不谅解,我也没有办法。你如果能够说服说服他们,那我也欢迎。但我志已定。

绑架后马上发的电报,是租界的一个秘密电台。我急得赶紧回去,查到底是租界哪个电台发出的,很紧张。他跟张学良有密码,拼命劝他。同时他要亲自去南京,已经关照我们准备好了,包专车下午去南京。

结果南京来了一个电报:上海那么重要,你千万不要动,不能来南京。他碰了一鼻子灰,没办法,只好呆在上海。然后在上海才摸清何应钦和宋子文两方面的情况。我在上海市政府就经历过这么几件大事。

记得我到江湾以前,当过上海市警备司令部的少尉股员,吴铁城让我去管那个印。去了两三个月,结果有人来了我就走了。第二次派我到公安局,时间很长。因为公安局长以前是蒋介石自己派,后来吴铁城力争,推荐自己的学生来做。

吴铁城比蒋介石还早办讲武堂,孙中山底下的一个讲武堂,黄埔军校第一、第二期一直到第三期,都是讲武堂的学生拨过去的。他有几个讲武堂的学生比较有名,有一个给他当过秘书,叫关巩,就是他当年从旅馆把我接到办事处去。吴铁城在上海发大财的时候,跟杜月笙合作卖鸦片。这件事蒋介石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

那时我还没进市政府,我除了公安局的工资以外,无缘无故多加了一百块。我刚刚到上海办事处时,我没钱,在他的桌子旁边寻来寻去,他问我干嘛?我说我没钱。他就下个张条子:支黄祖耀 钱。一般是六十块,有时四十块。你要多少?我有时说四十块,有时说五十块。

后来到了公安局,有了正式的收入,差不多八十多块,再加一百块。还有,他的学生好几个都是中国地界的公安分局局长,他们经常问我,要不要钱,然后支我几百块钱。所以我很阔。

我到公安局就是因为吴铁城要积蓄,派我去找他。他的学生叫温鸿恩,海南人,当局长。温鸿恩不懂公安的东西,是外行,吴铁城利用他的外行,把他的秘书孙璞派去。孙璞是广东中山人,也是他的学生,以前跟孙中山的,所以跟吴铁城的关系特别好,吴铁城一当市长时就把他弄到市政府当秘书长,然后把他派去到公安局当秘书长。

我没地方住,就叫我住在他家里。我最初住在公安局,后来住在他家里。我天天晚上陪着他,他抽鸦片,跟我谈历史,谈文学,谈掌故,我的刚出版的六本书好多是受他的影响,我的旧文学也是受他的影响。

大概两三年以后,公安局长温鸿恩病死了,蒋介石要派公安局长来,后来还是考虑要给吴铁城面子,派蔡进军,也算是吴铁城的学生,但比温鸿恩的关系差点,他好像是蓝衣社的。吴铁城不太敢相信他,孙璞还是当秘书长。我因为孙璞的关系与柳亚子来往。柳亚子的南社纪念会,我还是会员。

救廖承志时,柳亚子找我没找着,就找孙璞。何香凝、宋庆龄她们就找到吴铁城。廖承志被关在公安局关了一个礼拜。大家都很急,吴铁城也急。最后在半夜保释。我有事在外头,突然之间吴铁城、孙璞把他释放了。

柳亚子白天派人打给我,他找不着孙璞,我找得着。何香凝、宋庆龄老早就找到吴铁城的家里,拉着他出来要他保,结果我回来的晚一点。还好,四五点多钟,一回去一看,把我吓一跳,正在找我盖印呢,要是我一晚上不回来就惨了,这些人肯定暴跳如雷了。

孙璞当时在公安局当秘书长,权威大得很,有点像杨永泰在当剿匪司令部的秘书长一样,所有的区长不怕俞鸿钧都怕他,因为这些东西他最熟悉了。他离开不久后我就离开了。

那时候吴铁城卖鸦片,跟杜月笙、俞鸿钧都有份。南市的区长是吴铁城最得意的学生,讲武堂第一届的学员关巩,就在他的区里头弄鸦片。吴铁城的秘书叫黄剑芬,也是中山人,他跟着吴铁城到东北,翻译电报等都是他干的。比我大一两岁。他带着,跟俞鸿钧的秘书几个人半夜去巡夜一番,他们也有股份,不能让杜月笙一个人拿了。

这事情大概闹了一、两年,蒋介石突然下命令要追查,把关巩关起来了,差一点把关巩枪毙。抗日战争时,我在重庆碰到关巩时,他已是蒋委员长的参事,一个中等军官。

事情一发生,黄剑芬就着急了,他请求到英国去读书,吴铁城批准了。于是就缺一个人,大概三五个月以后,孙璞已经回到市政府当秘书长,就跟吴铁城讲,黄祖耀现在没事干。吴铁城说,那把他找来,然后我接黄剑芬的工作。两年后当了秘书。后来,俞鸿钧还写了四五个报告,要推荐我当财政厅厅长。

孔祥熙最有意思,当时他任行政院长兼财政部长,有一天他来过市政府,是夏天,我记得他穿一件很薄的官衫长衫。他不常去,他的二小姐孔令仪替他去,带一车保镖,替他办公。

孙中山抓贪污,头一个把宋子文捆起来了。孙中山那时逃到韶关去,宋子文当时是韶关的一个税务局长,孙中山那时老催钱,没钱怎么办。宋子文就不给,孙中山一查,宋子文有贪污行为,他也不告诉宋庆龄,那时孙璞在他手下当秘书,一个条子下来,把宋子文关了起来。后来查清楚。

不锈钢液压接头价格
巴法络移动硬盘报价
四柱三梁液压机报价

相关推荐